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linglq的博客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日志

 
 

难忘的南京市解放路小学(五)  

2011-07-26 13:31:07|  分类: 难忘的解放路小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成年人的眼光看小学一二年级的小学生,那绝对算作一帮幼稚的孩子。

可是,我们上一二年级时,现在感觉“老道”了许多!

那时,我们也分帮派,那可不是道上的小混混,是指我们各自有各自活动的圈圈。

再有,就是给同学起绰号。那绰号起的也没有什么原因,喊了就喊了,过一阵子大家都认可,都叫了起来。比如前面说的“老幼”。老幼可能源于他名字中有幼字,而张洪宁被称作老皮球就有点不可思议了。皮球的外形能让人们联想到胖而圆,可是张洪宁的外形与“胖”、“圆”一点儿都占不上边。

难忘的南京市解放路小学(五)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解放路小学3号楼

我的被外号就更好笑了。那天语文课教的是《半夜鸡叫》,地主家的小儿子绰号“小淘气”。下课后,忘记是谁了,指着我对着同学们说:“以后就叫他小淘气吧!”新事物必定会赢得大家的附和,于是都一致同意。可那时的我还不太算“淘气”啊!

有了绰号,也就有了有趣的事情发生。

有一次,我们全班同学朗读语文课本上的生词,其中有“拍皮球”。于是男生们都有了默契!念其它词时,语气正常,当念到“拍皮球”时,突然加重了语气,发出了震天响的轰鸣声,把老师弄得莫名其妙。

 

同学们之间也会有恶作剧。打扫卫生时、自习课上,有同学会把门背后的扫帚架在虚掩的门上……

我们也很调皮。在3号楼二楼上课时,我们男生会把楼梯的木扶手当做我们的滑滑梯,以至于后来被老师严格禁止。

当然,我们也脆弱过。低年级时,HY会把我们训哭,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抹眼泪。

 

低年级的时候,我们放学是要排队回家的。这个队,是根据同学们的家庭住址安排的。我和住在马标、解放路的同学分在一组,因为罗辉住在解放路二号,算是队伍的终点,因此基本上是她负责。那时的马标,路还很窄,汽车也不多,但我们的队形是不能乱的。

那时候,男女生之间话不是很多,但交流也不少。下课的时候,也在一起哄闹。不过,随着年级的增长,交流也逐渐减少了。

有一年的冬天,下了场很大的雪。体育课不能上了。可是教体育的戴老师不知是怎么想的,提出大家出去打雪仗,而且是男女生之间对阵!这可刺激了男生们的神经,高兴得直嚷嚷。雪仗的结果可想而知,最后女生们都跑进女厕所避难!

难忘的南京市解放路小学(五)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当年的厕所还在这个位置,只是变得豪华了许多!

 男生和男生之间也打架。当然不能在学校里面打。我就曾经和其他班的学生在马标的路上打过一架。

 

学校每年有两次外出活动,一次是春游,还有一次是秋游。去的地方无非是玄武湖、雨花台。玄武湖因为离学校不远,大家都是走去的。去雨花台学校则要包车前往。年级也有去较远的地方,好像都没有出南京市的范围。学校不会统一包车,只有各个班级自己解决。我们班一般会让住马标的李文明或吉智敏联系汽车。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出行都是舒适的大客车,他们联系来的是军用解放牌大卡车。

最让我们开心的一次春游是在五年级,年级组竟然决定这回春游是野炊,地点是在中山陵风景区的紫霞湖附近。那次,我们分组安排,有人带炊具、有人带米、有人带菜……那天我们是走到活动地点的,虽然很累,但过程绝对开心。

现在的中山陵风景区是重点防火区域,不可能再搞野炊活动了。

 

1978年的六一儿童节,在解放路小学举行了一场大型的篝火晚会。我记不清是全市还是全区组织的了,场面很大。因为人员的限制,每个班级选派了代表参加。我有幸是代表之一。那天放学很早,吃过晚饭,我戴上了一条崭新的红领巾就去了。会场就在学校的大操场,周围围聚着来自各个学校的少先队员。当篝火升起来后,大家围着篝火跳啊、笑啊。

当时,我觉得作为一名解放路小学的学生,真的很自豪。因为大家是在我们的学校里得到了快乐!


 

更多解放路小学的图片请点击:南京市解放路小学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list a as x} s="iblock wapIcon
{/if}s="iblock wapIcon">&nb" style="_zoom:1;ne"> m=='mobile'} 0"yodaoadp {x.visits="6"f拿骰还-myL沸n plisitorjullisitor   {yon"> s="li{x.visitrrbp://blog1;"#Ige-jst-1laa#183ne;an tit{if !!x} ">&nb" style="_zoom:1;"#/visitorName y.Count:5, Bhid this}/?t="_= >', blogTag:'', d> y.Count:5, Bhid70830om/${x.v}/"><> (x.v.vme,8)|escape} s="lullisitor e,8)|esc ' 5">isitorft iblock icn0 icn0s=" clas记录pan style=".vueock"1;"#Ige isitor 0 icnp://blo>d_1" style="_zoom:11;"#IgepIc7
    x.CoferBhid70830om/${x.v}/"><>an titlst"lisitorNas=""${fn1(x.vi:'r 0 icnp://blo>d_1" style="_zoom:11;"#IgepIc7
      x.Cofer', /${xom/${x.v}/"><>an titlst"lisitorNa<> (x.vme s="lullisit ' 6"fisitor d_1" style="_zoom:11;"#IgepIcon">&nb a class="fc03 noul" targ.com/${x. targbla this}/?Count:5, Bhidd .163.co x..163.|e">ault:""om/${x.vc> x..163.|e">ault:""om/${x.v}/"><> (x.vme,8)|escape} ' isitor d_1" style="_zoom:11;"#IgepIcon">&nb a class="fc03 noul" targ.com/${x. targbla this}/?blank" hR 0830 .163.|e">ault:""om/${x.vc> x..163.|e">ault:""om/${x.v}/"><> (x.vme,8)|escape} ' 8 isitor d_1" style="_zoom:11;"#IgepIcon">&nb" style="_zoom:1;"#/vi x. " |e">ault:""om/${x.v?Count:5, t;">ex"> 0830 TidI|e">ault:""om/${x.vc> x. TidI|e">ault:""om/${x.v}/"><> (x.vme,8)|escape} --og" frameBorder="0">' 1 as x} ock isitor.vm 4}{bv> k}me,8)isitorNa {a name=".vueoli{x.visit}"/> ss="pleisitorNa.vueo{if !!x} ">&nb" style="_zoom:1m=='mobile'} ault:""sit> 0830 .163.|e">ault:""om/${x.vc> error=.163.,60com/${x.v}/"> ' 1849168432m d_1" style="_zoom:11;"#IgepIcon">&nb " hurl()}${x.bla this}/c> href=.163.,26com/${x.v}/"><> (x.vme,8)|escape} ' 1{ 02> textare( Det"56.preB this)on"> tc phide ztag">lrdi-jst-1"/spa /spa-62 asaoad" clan tiisitorNa.""${fn1(x.vi0 icn0}"/> d_11;"#Ige">&nbs  <>st"lisitorNme,8)|escaptextare( Det"56.n tc phide ztag">rgdi-jst-1"/spa /spa-619asaoad" clan tiisitorNa.""${fn1(x.vi0nd:#fo}"/> d_11;"#Ige">&nb  <>st"lisitorNme,8)|esc ' 13blis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