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linglq的博客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博客介绍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秋阳下

2017-10-13 20:16:40 阅读19 评论1 132017/10 Oct13

国庆连同中秋八天长假,除去2日下午“组团”去参观小敏的新居,5日那天去公司,7日8日连续两个中午去国瑞大酒店应酬,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宅在家里。“小涂地(弟)老爷”说,他开车预备和家里人去安徽马鞍山游玩,刚上了高架,就觉得“轰”的一下,看见前面高速路上塞满了汽车,赶紧调头回家——长假宅在家里真是明智之举!

气象台说,今年南京是10月2日开始入秋,较往年偏晚。我倒是感觉今年的夏季结束在8月末,整个9月份的气温非常舒适。

今年国庆期间的天气不是很好,八天长假五天阴雨,10月4日中秋节那天都没有欣赏到一轮明月。好在老天爷也有疲倦的时候,7日开始,阳光普照大地。到了8日,我宅不住了,取出相机,骑车去玄武湖畔的花卉园。

虽已入秋,想看到南京绝美的秋天景象还要再等一个月。作为一个免费游览的公园,花卉园里的花卉品种不是很多,为烘托节日气氛布置的成片的向日葵成了一大亮点。我是从湖边的入口进去的,看到前面的花朵,取出相机,安装好遮光罩,突然想起,走的时候匆忙了点,相机里竟然没有插进SD卡。面对冲我摇晃着的鲜花,不拍几张真是心有不甘,只好返回家中取卡。幸亏入园是免费的,否则就尴尬了!

相机镜头摄入的画面,相较于用肉眼看到的实景,那是经过了美化。有一次小米看到我在朋友圈里发的花卉照片,兴奋的也想立马赶去现场看看。经过我的提醒,她才没有行动,否则真要有一个星期对我横眉冷对了。

虽然花卉园里的花卉不多,但通过镜头的采撷,初秋的意味还是浓浓的。

下一次我就要转场到东郊去采风了。

作者  | 2017-10-13 20:16:40 | 阅读(19)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大堂姐家的趣事

2017-10-12 20:03:51 阅读14 评论0 122017/10 Oct12

才发现,这篇写于2013年4月4日的有趣日志也被那个了。真心喜欢这篇文章,尝试着修改标题,看看能否重见天日?

这些天,新型禽流感病毒扰乱了人心。如此下去,不知菜市场里的家禽是否会没了生意?鸡蛋是否会出现滞销?

此时,我想起上月初答应过平望的大堂姐,要给她写一篇养鸡的趣事。

原本题目拟定是《王熙凤和林黛玉》的,但是恐怕将来喜爱红学的人在百度中搜到这篇劣作,不免会招来挂羊头卖狗肉的痛骂,于是改成了现在这个题目。

王熙凤和林黛玉其实是两只鸡的名字,那是大堂姐买的两只母鸡。今年2月份,原以为会生个女孩的外甥媳妇生下了一个男婴,且原本是属小龙的,转而变成了龙尾巴,全家欢喜。大堂姐买来了两只母鸡,预备宰杀后给媳妇补补身子。不料,母鸡进门后不久,便分别生了一只蛋。估计大堂姐以前从没有遇见这种事情,更加欢喜非常。于是,暂且放下了屠刀,决定放养一段时间。

可能是预知到自己的命是用蛋换来的,两只母鸡愈发的勤奋,连续下蛋不止,结果由死缓变成了无期徒刑,直至被接纳为家庭成员了。

为什么会被叫做王熙凤和林黛玉呢?这名字自然是它们的主人即我的大堂姐起的。自从在黎里遇见大堂姐之后,她就时不时和我提到这两只母鸡。她告诉我,买来的这两只母鸡,一只鸡长的丑陋,鸡毛掉了大半,却是异常的凶猛;另一只鸡,长相清秀,性格懦弱,一直被那掉毛鸡欺负。根据这些特点,大堂姐给它们分别取名为王熙凤和林黛玉。

那王熙凤刁蛮,任性,妄自为大。白天,它强令林黛玉待在鸡窝里,不许出来,自己在院子里独占鸡食。晚上,又独霸鸡窝,不许林黛玉在床上(鸡窝里)睡觉。可怜林黛玉屈服它的淫威,一直委曲求全地过着心酸的日子。

作者  | 2017-10-12 20:03:51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游览大报恩寺遗址(3)

2017-10-7 21:41:43 阅读16 评论1 72017/10 Oct7

之前我说了,去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正是冲着七宝阿育王塔而来。七宝阿育王塔真可谓国宝级文物,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体积最大、工艺最复杂、制作最精美的阿育王塔。在它后面的展柜里,陈列了十一座各地出土的阿育王塔同尺寸的复制品。与之相比,七宝阿育王塔堪称世界阿育王塔之王。

关于七宝阿育王塔的详细描述,在网络上可以找到许多,我就不再引用了。百度百科说它现藏于南京市博物馆,那已是旧闻了。在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开园后,七宝阿育王塔即移藏到这里。这也是最为恰当的。

可惜在出土文物区,参观者不能近距离观看,真是不小的遗憾。好在我事先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特地带来长焦镜头,专门等游客们离开,进行各种角度的拍摄。但由于光线很暗,又不能使用闪光灯,即使镜头有防抖性能,手持相机拍摄拍出来的照片也难免发虚。贴放在这里,聊胜于无,总比用手机强多了。

2015年4月,七宝阿育王塔曾在台北历史博物馆展出,以后或许还会有类似的外展任务。我认为,从它的珍贵程度上看,还是安稳地藏身在这里,不要再出游吧。

十一座各地出土的阿育王塔同尺寸的复制品

作者  | 2017-10-7 21:41:43 | 阅读(1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游览大报恩寺遗址(2)

2017-10-3 21:39:24 阅读18 评论1 32017/10 Oct3

说这里为南京大报恩寺是不准确的,因为这里并没有寺,仅仅是个遗址公园。所以,称这座新落成的“玻璃”塔为大报恩塔也是不恰当的,顶多它是一座纪念塔。这座纪念塔,白天怎么看怎么丑,唯独到了夜晚,才能目睹到美轮美奂的色彩,变幻着的灯光提醒这里曾经的辉煌。可惜,它终究是一个幻境,看得见,摸不着。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里的游客不是很多,票价限制了更多的本地人,见到的多是跟随旅行社慕名前来的外地人。欧美面孔也在其中,毕竟在十七世纪时,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已被称作是可与“世界七大奇迹”相提并论的伟大建筑,被西方大肆渲染和热情推崇。

去大报恩寺遗址公园能看到什么?对于我来说,一是遗迹,二是地宫出土的文物。但我还是被其中用先进技术展示出来的佛教文化还有报恩的主题所震撼。

1997年6月14日,我去陕西扶风法门寺游览。对比一下,同样是地宫出土文物,法门寺把地宫出土文物集中展出,所以更能吸引我的参观兴趣。宋代长干寺地宫出土的文物,除了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内,估计还分散在了南京市博物馆和牛首山佛顶宫收藏。大报恩寺遗址公园出土文物区甚至直接展出了地宫文物的复制品,这就不免让参观者感到万分遗憾了。好在还有被称为是目前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发现的体量最大、等级最高、制作最精美的七宝阿育王塔陈列在其中。2008年11月22日,电视台直播了它被请出铁函的过程,那时我就很想亲眼目睹。

除了七宝阿育王塔,展区内还有地宫出土的存放阿育王塔的石函和铁函,以及金棺银椁、宋代丝织品等文物精品。

公园方面还在遗址内设置了报恩文化体验区,推出知恩感恩报恩推恩主题,通过科技手段

作者  | 2017-10-3 21:39:24 | 阅读(1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游览大报恩寺遗址(1)

2017-9-23 18:01:56 阅读29 评论2 232017/09 Sept23

南京大报恩寺塔在清代太平天国时期被毁,对我来说是一桩最为遗憾的事情。作为一个南京人,大报恩寺塔这个名字,不知多少回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却只能用想象去体会它曾经耀眼的辉煌。直到2013年上半年的某一天,我乘坐的班车行驶在应天大街高架桥上,看到了中华门附近矗立起一根高高的伞骨状金属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根“金属伞骨”逐渐形成了宝塔的模样,我知道,这就是新闻报道中所说的“复建”大报恩寺塔的事情吧。

严格说来,这幢新建的轻质玻璃塔不能算是大报恩寺塔,它仅仅是一个文物标志。没能在原址恢复重建真正的琉璃宝塔,也是一个不小的遗憾!有人反对原址重建的理由是不利于文化遗产的保护,我是坚决的不赞同。现代科技的发展,通过精心的设计,完全可以做到保护和重建之间的关系。在牛首山建一座佛顶宫,高昂的票价,加上交通的不便,最后落得个门庭冷落车马稀的结果。

和许多老南京人一样,博友摄眼天下对这里采取的是无视的态度,认为这是假古董,不值得一看。而我,则心仪大报恩寺遗址内陈列的原地宫内出土的文物。所以,9月22日,利用难得的机会,前往参观。

因为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紧靠中华门城堡,交通很是方便。进入景区,左右两侧是御碑亭遗址,走过原先的御道,向左,即进入北画廊。再往前,就是出土文物区。这里是最有价值的地方,陈列有2008年从地宫出土的部分文物。那座闻名于世的七宝阿育王塔就陈列于此。

顺着道路往前就是恩空间,在参观完报恩文化体验区后,就来到南画廊。这个位置就是正门的右侧,从这里可以前往所谓的“大报恩塔”。

新建的“大报恩塔”低层就是原先的在明代大

作者  | 2017-9-23 18:01:56 | 阅读(29) |评论(2) | 阅读全文>>

2017年观影盘点(3)

2017-9-16 18:02:07 阅读17 评论2 162017/09 Sept16

我关注的一个微信公众号叫奇遇电影,不知道名字是否来源于安东尼奥尼的《奇遇》?在多数影迷心目中,《奇遇》的位置无疑是很高的。该片和《夜》与《蚀》组成了导演的情感三部曲。据女主角莫妮卡·维蒂回忆,当影片送去戛纳展映,放映当场,多有人窃笑并报以嘘声。放映结束,维蒂忍不住哭得不停。那天后不久,她与安东尼奥尼在酒店大厅看到一纸声明,上面有长长的名单,都是重要导演、影评人、影迷、记者的签名,声明的内容是:“昨天,我们看了《奇遇》,这是本届电影节上最好一部电影。”

我是在安东尼奥尼去世十周年后看的《奇遇》,黑白的影像确实让我着迷。如果我也是当年戛纳展映现场中的一员,或许也会报以嘘声。可要放到现在,我必然会给予掌声。

《奇遇》

我看过早期德国著名导演弗里茨·朗的《M》,他在剧中营造出的恐怖气氛给我的印象较为深刻。1945年,他在美国拍摄的《血红街道》被称作黑色类型的电影。主演爱德华·罗宾逊出演过名片《双重赔偿》。

《血红街道》

提到意大利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都会联想到著名的《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和《德意志零年》。1954年的《游览意大利》完全是另一种表现风格。有英格丽·褒曼的出演,肯定会给电影增色不少。

《游览意大利》

很喜欢1979年的美国讽刺电影《妙人奇迹》。被称作当代最好的喜剧演员之一的彼得·塞勒斯出演男主角Chance。园丁Chance被看做是上帝偷工减料的作品,其实就是一个傻子,仅仅活在个人的封闭世界里,却因一连串的误会让他被看做是位深不可测的大人物。《妙人奇迹》是彼得·塞勒斯最后的作品,次年因病去世。

作者  | 2017-9-16 18:02:07 | 阅读(17) |评论(2) | 阅读全文>>

甘熙故居游(1)

2017-9-10 20:33:52 阅读21 评论5 102017/09 Sept10

很奇怪,2012年10月2日写的这篇游记也被那个啥了,想修改又没有权限。原先想,那个啥就那个啥吧。可是“甘熙故居游”系列日志中缺少了第一篇,好像是群龙无首,拖了十多个月后,还是改动一个字后重新发一次吧:

按照预定的计划,今天下午应该去位于朝天宫的南京市博物馆。可是,在马标乘上80路公交车后发现,应该往建邺路方向行驶的线路,改向了中华路方向。80路在升州路站停靠时,我看见了“甘熙故居”的文保碑。但我还是在犹豫,幻想着80路会不会绕到朝天宫。等车到了新桥时,我赶紧下了车。因为我确认80路肯定改道了。

既然博物馆去不了,倒还不如去甘熙故居看看吧。

1988年我在北京时,一位司机大哥把我们拉到了故宫门前。三十多岁的司机大哥操着北京腔告诉我:“长那么大,还没有去过里面呢!”我也有着和他一样的认识。自己城市里面的景物,有不少我都没有去过。理由就是,以后去的机会多着呢,反正它也跑不掉!

甘熙故居——南京市民俗博物馆,自1992年11月对外开放至今,已有20年了,我始终没有进去看过。这次,我借着走错路,和许多外地游客一起,迈进了这座似曾相识,却又非常神秘的南京民居群。

城南南捕厅15、17、19号和大板巷42号的多进穿堂式古民居,是清代著名文人、方志学家甘熙的故居。始建于清嘉庆年间,俗称“九十九间半”。与明孝陵、明城墙并称为南京市明清三大景观,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和旅游价值。是南京现有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私人民宅。整个建筑群占地面积逾一万平方米。

南京地区规模较大的多进穿堂式民居,都俗称为“九十九间半”。究其

作者  | 2017-9-10 20:33:52 | 阅读(21) |评论(5) | 阅读全文>>

彼岸花

2017-9-2 19:57:10 阅读42 评论0 22017/09 Sept2

早上做了一个十分逼真的梦,梦见我已故去,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亲人们在我的躯壳前悲伤。我姐姐是最后一个到来,前一天她还在病房里和我有说有笑。显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笑着掀开了紧裹着的白色棉被,然后就愣住了……

好吧,我知道了。

眼下正是彼岸花盛开的季节。十多年前,看小津安二郎的《彼岸花》,却没有见到花的样子。前两年,公司的当家人大砍花草树木。为了保护两株已经盛开的彼岸花,小杨进行了抢救性的挖掘,将它们移栽到花盆里。于是,朋友圈里就出现了多幅照片,也引发了大家对彼岸花的兴趣。

不清楚彼岸花的花语“优美纯洁”出于何处,其另一层寓意却和冥*界有关,代表着不祥。

早上做了那个不祥的梦,下午就计划着去拍摄彼岸花。这是因为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所有这些传说都是人为的。我喜欢彼岸花这个花名,喜欢它艳丽的花姿,可却从来没有拍摄过。去年听说中山植物园有大片的栽培,可当我知晓后,已经全部败落了。

玄武湖内也有彼岸花,在朋友圈也看过好友晒出的照片。可我就是怕走路,这几年在彼岸花盛开的季节里,一次也没有去找寻。

今天不同了,好几个月没有拍照,趁着有空,背上相机就出门了。原计划穿过锁金村那里的情侣园进入玄武湖,没想到在情侣园里就看到了成片的彼岸花。这真是一个惊喜,省的我再跑远路了。

除了我一个人外,竟然别无他人对彼岸花感兴趣。天空落下零星的小雨,让整个气氛显得低沉。我可不管这些了,一阵乱拍,得到了数十张照片。

传说仅仅是传说,而真实的彼岸花真是格外的艳丽。

我不介意早上的那个梦,

作者  | 2017-9-2 19:57:10 | 阅读(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告别八月

2017-8-31 20:50:35 阅读44 评论4 312017/08 Aug31

进入八月,新居装修进入冲刺阶段,加上天气炎热,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更新日志。眼见八月即将过去,八月二十三日,我在“心情随笔”中写了:“近期忙于家事,等待有空时再更新日志。谢谢您的来访”。这是告诉博友,我不是因为懒而停止更新的。

我选择的是南京的红牛装饰公司为我装修新居。第一次进入他们公司,值班经理就问我是怎么知道他们的?其实我还是凭借着直觉。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没有错。虽然装修是件包含“遗憾”的工程,但和替我服务的团队相处三个多月后,临近尾声,我竟然不想如期结束工程。原因就是我对他们有着依赖性了。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一条信息,即刻就能得到回应。其实我是多虑了,红牛的后期服务完全可以解除我的后顾之忧。在项目经理小张的一再催促下,八月二十六日完成了验收。而我和他们的合作或许还会继续下去,毕竟目前的装修还仅仅是“一期工程”。

因为忙碌,相机也没有去碰。今年玄武湖的荷花开得异常灿烂,每天早上,公司的班车路过太平门,都会望向大片的荷花。微信朋友圈里,好友们接二连三地晒出在各个地方拍摄的荷花,惹得我心痒痒的。为了满足虚荣心,我把三年前在洪泽湖湿地公园拍摄的荷花照片也放在了朋友圈里。有好友说眼熟,我如实相告,表示明年一定要好好去拍荷花。

那一天,我用手机翻阅自己的QQ相册,一张前年十月二日拍摄于明孝陵的照片引起我的关注。我记得当时认为这张照片上的墙体有些曝光过度,就没有放在博客里,也没有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出。在沉寂了近两年后再看,竟然颠覆了之前的看法,自认为拍摄得很到位。以前我看一些摄影爱好者拍摄的类似照片,这样的效果是要通过后期方可得到。而我拍摄的这张,几乎是原汁原味。

作者  | 2017-8-31 20:50:35 | 阅读(44) |评论(4) | 阅读全文>>

炎炎七月

2017-7-27 20:40:04 阅读45 评论2 272017/07 July27

原本标题是《七月流火》,有博友指出错误,我这才明白错狠了。七月流火的“七月”原意是指农历七月,大火星西行,天气转凉。

知道这个词还是早年看过的一部同名电影,那时年纪小,没有领悟其真实的含义。我也是知错就改,放在开头说明一下,让更多的朋友知道我这个错误。

早晨听广播报天气预报:今天最高温度38℃——我长舒了一口气,终于“降温”了!

近几年,每到夏季来临之前,许多人都会盘点国内的几大火炉城市。名单中,南京早已被排出四大火炉之列。也是啊,好多年了,每年夏天,我都要抱有同情的眼光看着南昌、成都、杭州、武汉……对于早年南京盛夏的“热度”,也只剩下回忆了。

今年不同了,大约7月10日前后开始,气温一路攀升。直到有一天,南京也报出最高气温达到了40℃!

七月流火,能见到白云也是奢侈的

真是活久见。

记忆中,39℃已是最高气温了。即使热得喘不过气来,气象台也从没有报过40℃以上的高温。因此我们都怀疑气象台受到某个方面的指使,刻意瞒报,其目的就是不可描述了。可这些年来,我们的近邻上海和杭州,40℃的高温频频被报出,还往往是“40℃以上”的描述,这就粉碎了固有的观念。于是,我就庆幸自己能生活在南京这个福地,毕竟我是最怕热的人。

其实,今年南京持续的高温还是有预兆的。不管我说得准不准,刚刚进入7月,连续几个傍晚,天上出现了罕见的火烧云。火烧云嘛,当然要狠狠地烧上一把的。老天爷已经警告大家,热浪就要来袭。

7月2日拍摄的被火烧云映红了的4号院宿舍楼

7月7日拍摄的火烧云

作者  | 2017-7-27 20:40:04 | 阅读(45) |评论(2) | 阅读全文>>

揭晓黄埔路4号原U型平房的来历(3)

2017-7-25 19:31:25 阅读42 评论1 252017/07 July25

《黄埔忠奸辨——短命的汪伪中央军校》一文所用的一张配图,也解开了另一张照片的谜团。

反映日据时期南京绥靖军官学校校门的照片有好几张。其中最为清晰的一张照片是两个身穿日式军装的伪和平军士兵站在原励志社大门前,守卫着绥靖军官学校校门。让我奇怪的是大门上方有毛竹编织起来的顶棚,似乎当时在维修什么。

翻看日军占领南京的最初照片,励志社以及东宫西宫没有遭到多少破坏。那么,这张照片拍摄于何时?搭建这个顶棚是做什么用途的?

《黄埔忠奸辨——短命的汪伪中央军校》配有几张翻拍于日本情报局1943年1月27日编辑刊印的第265号《写真周报》中汪伪中央军校学生训练的照片。右下角的照片是设在励志社社址内的伪中央军校大门,大门上方增加了一个门头,上面写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其字体与正宗的军校校名的书写有着明显的区别。

《写真周报》中汪伪中央军校学生训练的照片

伪中央军校大门及校名题字

黄埔路上正统的中央陆军军官军校题字(纪录片截图)

所以,那张清晰的绥靖军官学校校门的照片很可能就是1941年5月,汪伪中央军校兴建之初时拍摄的。所搭建的顶棚就是为了修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门头。由于伪中央学校还没有开办,军校的守卫还是原先绥靖军官学校的人员,其校牌也没有摘除下来。

抗战胜利后,国民Z府还都南京,这个“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门头也被拆除掉了。

当年,海达·莫理循只是拍摄了西宫——伪“经理总监部”的照片。不知道她有没有拍摄过旁边的汪伪中央军校的大门。至少前几年,我在哈佛大学网站公布的大

作者  | 2017-7-25 19:31:25 | 阅读(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揭晓黄埔路4号原U型平房的来历(2)

2017-7-12 20:53:47 阅读37 评论0 122017/07 July12

现黄埔路3号大院,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旧址,在1937年12月至1945年9月日军占领南京期间究竟是什么用途,一直困扰着我。翻看许多历史资料及老地图,这个区域就是一个空白,充满了神秘感。我只看到一张旧照片,照片上许多炮车停在大礼堂前的广场上。

《黄埔忠奸辨——短命的汪伪中央军校》一文给出了答案:

在伪中央军校筹备时期,横在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校址问题,伪中央军校究竟应该设在什么地方呢?最初汪精卫是希望把原中央军校的校址拿回来比较适宜,脸面上也好看,但是那里已被日军侵占变成了日军“东部地区警备司令部”,而且还有一部分日军驻扎,鸠夺鹊巢不肯让出,让汪无可奈何。不过伪中央军校总是要有校址的,所以汪又打算在光华门外,利用前工兵学校,加以改建作为校址(后改伪将校训练团团址);后来感觉到校址设在城外,因宿舍未备,教职员每日往返等均不方便。这时,隶属于伪第1方面军的“绥靖军官学校”奉令结束,伪军委会便决定以该校为校址,该校所有房屋场地、设备用品,在1940年12月16日由伪中央军校筹委会派员接收。校址算是有了,可是学生寝室、饭厅、厨房还是没有地方;另外马厩、马场、炮厂又不知设在何处。于是伪中央军校筹委会又向日军交涉,将伪中央军校总队部以北、御河以东的地方收回,日军为了长期霸占原中央军校旧址,允予让渡;又把经理总监署后面三分之二的空地,划拨伪中央军校使用,这样寝室、饭厅、厨房,马厩、马场、炮厂等才有了基地,伪中央军校的校址才勉强够用了。

日军占领时期的黄埔路3号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址

1945年9月9日,何应钦奉命以国民政F军委会参谋总长兼

作者  | 2017-7-12 20:53:47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揭晓黄埔路4号原U型平房的来历(1)

2017-7-7 21:52:26 阅读37 评论0 72017/07 July7

关于黄埔路4号原先六幢U型平房的来历,一直是众说纷纭。有说是专为美军顾问团建的,有说是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校舍,有说是为日本校官修建的,还有说当年就是仓库……至于它的建筑年代更是无从考证。我深信旁边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里就隐藏着答案,可惜那里不对普通市民开放。

根据不断找到的历史照片和资料,我曾经推测这是日本占领时期,汪伪政府的绥靖军官学校校舍。在那张1942年10月调查修正,1943年2月制图的《南京市市街图》中,原励志社的范围是绥靖军官学校,其中也包括后来六幢U型平房的位置。不过,该图上还没有标识出这几幢平房。因此我推断这六幢U型平房是在1942年之后兴建的。毕竟原励志社的几幢房子是无法满足绥靖军官学校的需要。之后出现的那张航拍图也印证了六幢U型平房的在1946年的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去年10月,我通过对绥靖军官学校和汪伪“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历史的探寻,得知汪伪“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是1941年9月28日在原“绥靖军官学校”旧址上成立的。不过,我还是无法得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六幢U型平房的来历。

上月26日,博友解放路4号家园发给我一个链接,是源于黄埔杂志的一篇文章,标题是《黄埔忠奸辨——短命的汪伪中央军校》。从文章引用的详尽数据看,其来源肯定是第一手资料,真实性不容置疑。

文章还重点叙述了汪伪“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筹备时期的建筑修建情况:

“校址的问题解决之后,即着手进行新校舍的建筑、旧房屋的修缮和原有器材的应用、新器材的添购。建筑方面分为三期:第一期工程,包括:(一)炮厂三幢,汽车间一幢;在1941年5月2

作者  | 2017-7-7 21:52:26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6月杂事

2017-6-27 20:15:31 阅读63 评论2 272017/06 June27

这个月似乎过得特别的长,手头上的烦心事也是一桩接着一桩没完没了地发生着。向朋友诉苦,得到的回复:活着不就是要承受这些吗?

也是啊,当一件事情结束后,返回去再想,也并没有特别严重的结果出现。

可也落下了一个后遗症——睡眠不好。

这个月最开心的事是时隔整整三年后,我又去了南信大,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与三年前相比,他明显“成熟”了许多——其实这也是我多余的担忧。不算幼儿园4年,从小学到硕士研究生毕业,儿子读了19年的书。让我欣慰的是,他有了一个不错的工作,从下个月10号开始,将彻底融入到繁杂的社会之中了。

6月20日,我在南信大校园里等候儿子。旁边几位本科毕业生要拍合影,儿子推荐我去帮着拍照。他们递过来手机,我说还是用我的单反拍吧,你们给我一个邮箱。几个年轻人格外的高兴,摆好姿势,配合我的拍摄。我把拍好的照片给他们看,他们轮番说:谢谢叔叔,叔叔拍得照片太好了!我笑着说,你们不能这样说啊,否则我真要飘着回去了。

年轻真好!希望这张照片能在将来带给他们最美好的回忆。

四年同窗的友谊定格在画面之中(照片经过了裁剪)

儿子在毕业典礼上

房子的装修正在继续,预算还在不断地突破,我也一次次地做着阿Q:等过了这个阶段,下面就没有大的问题了。

虽然我下定决心,等房子装修完毕,以后我不再烦心了,随便儿子去操持,但也难保不会食言。中国的家长,活着就是为儿为女不断地操劳。

6月22日南京入梅,至今还没有遇见绵绵的阴雨。对于正在装修的我来说,无疑是天赐良机。

作者  | 2017-6-27 20:15:31 | 阅读(63) |评论(2) | 阅读全文>>

伤感的事

2017-6-3 21:27:11 阅读51 评论0 32017/06 June3

6月1日傍晚,老金很严肃地告诉我:小曾走了!

我微笑的表情由此开始凝固,最后是僵硬。简直不敢相信!走了?只能是那个走了。

4月7日我还在微信群里看到她发的一张近照,笑眯眯地站在一株盛开着的樱花树前。当时我惊讶于她“苍老”的容颜,与我记忆中健康的形象完全不同。接下来老金讲述了小曾的情况:两年前女儿结婚时,她已得了肺癌。之后化疗……到最后已不能说话了。5月29日离世,31日“上山”。

可想而知,那张照片她是在很大的痛苦下拍摄的。

我和小曾几乎是同时进入单位的。我与她相差三岁,也算是同龄人。1999年和她在同一个部门工作。因为她说一口的普通话,显然不是南京本地人。

按照年龄排队,小曾算是部门内的“三姐”。大姐退休了,二姐成了大姐。等到她快成为大姐的时候,公司因合并而解散,2003年12月我们各奔东西。

小曾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乐观,凡事仅说好的方面,从来没有抱怨。或许是军人家庭出身,小曾的腰板总是挺得笔直的。她生了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女儿,给她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离开公司的小曾去了蓝旗街社区工作。后来听一位住在那个片区的同事说,经常看见她带着一帮年轻人去社区服务。她还帮助原先的一位家属生重病的同事办理了低保。

分别后的最初几年,三姐每逢春节会给我发来祝福的短信,之后就没了音讯。直到2015年,原先的大姐把我拉进了微信群,这样,我又再次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我把当年拍摄的数码照片发给他们,其中,就包括三姐单独的一张。这些照片引发了他们许多的感慨。

这两天我真的很慌乱

作者  | 2017-6-3 21:27:11 | 阅读(5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江苏省 南京市

 发消息  写留言

 
E-Mail jinlinglq@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现在时间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