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linglq的博客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博客介绍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伤感的事

2017-6-3 21:27:11 阅读27 评论0 32017/06 June3

6月1日傍晚,老金很严肃地告诉我:小曾走了!

我微笑的表情由此开始凝固,最后是僵硬。简直不敢相信!走了?只能是那个走了。

4月7日我还在微信群里看到她发的一张近照,笑眯眯地站在一株盛开着的樱花树前。当时我惊讶于她“苍老”的容颜,与我记忆中健康的形象完全不同。接下来老金讲述了小曾的情况:两年前女儿结婚时,她已得了肺癌。之后化疗……到最后已不能说话了。5月29日离世,31日“上山”。

可想而知,那张照片她是在很大的痛苦下拍摄的。

我和小曾几乎是同时进入单位的。我与她相差三岁,也算是同龄人。1999年和她在同一个部门工作。因为她说一口的普通话,显然不是南京本地人。

按照年龄排队,小曾算是部门内的“三姐”。大姐退休了,二姐成了大姐。等到她快成为大姐的时候,公司因合并而解散,2003年12月我们各奔东西。

小曾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乐观,凡事仅说好的方面,从来没有抱怨。或许是军人家庭出身,小曾的腰板总是挺得笔直的。她生了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女儿,给她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离开公司的小曾去了蓝旗街社区工作。后来听一位住在那个片区的同事说,经常看见她带着一帮年轻人去社区服务。她还帮助原先的一位家属生重病的同事办理了低保。

分别后的最初几年,三姐每逢春节会给我发来祝福的短信,之后就没了音讯。直到2015年,原先的大姐把我拉进了微信群,这样,我又再次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我把当年拍摄的数码照片发给他们,其中,就包括三姐单独的一张。这些照片引发了他们许多的感慨。

这两天我真的很慌乱

作者  | 2017-6-3 21:27:11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种在异乡的菊花脑

2017-6-1 21:20:57 阅读14 评论0 12017/06 June1

菊花脑是南京独有的一种可以食用的菊花叶,有清火的功效。菊花脑的“脑”字的正确写法是什么,似乎没有定论,因为我还看到有写作“菊花涝”。

菊花脑的“脑”,用南京话发音读“劳”。如果你去菜市场用普通话问“菊花脑多少钱一斤”,人家就知道你是外地人了。

菊花脑绝对算是南京的特产,走南闯北,从没有在外面见到有这道菜。即使是江苏本省其它地方的人,也大多不认识。我大舅,十几岁便去了杭州。前些年回来,妈妈烧了一锅菊花脑鸡蛋汤,他竟然也不识其味。但凡首次品尝菊花脑的人,一旦小心翼翼地将它塞进嘴里,立即会露出了惊喜,表示味道好极了——身为南京人,看到这一幕,也会显露出骄傲的神态来。

菊花脑一般是做蛋汤,传统的做法是取用新鲜的鸭蛋,不过现在已被鸡蛋取代。略老一点的菊花脑可以炒着吃,但不及蛋汤爽口。

南京人爱吃的菊花脑蛋汤

过去,我家在4号东边的河边开了一块地,专门种菊花脑。等到后来看到菜场里有卖菊花脑的,都感到不可思议。现在的4号院内,只是在零星的地方还有一些生长。

我一直坚信这个传闻:菊花脑只能长在南京本地,离开南京这块土地,菊花脑就不能生长。小时候,还曾经从媒体里听到过这个说法。由于在外地从未看到菊花脑,所以我深信不疑。

今年4月初,婧婧从成都回到家里。临走前一天问我要一些菊花脑秧苗。我说出了那个传闻,她一口否认,说是有个去日本的同学带了种子去种的,吃下去没有不一样的口味。

为了能验证这个说法,一个月后,我请她拍了栽种的菊花脑照片传给我。

婧婧种在成都窗台上的菊花脑

作者  | 2017-6-1 21:20:57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疏浚玉带河

2017-5-31 22:22:44 阅读11 评论2 312017/05 May31

流经黄埔路4号的玉带河古已有之,只是我不知道其命名始于何时,一时也无法去深究。

看过我以前的回忆文章都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这里的河水清澈见底,一度还是隔壁801厂的养鱼塘。直到八十年代后期才逐渐被污染,直至成了一个臭水塘。

解放路4号家园的日志中提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军事学院曾经对这段河道进行过疏浚,还因此拆除了4号院内1幢的部分建筑(解放路与珠江路交汇之处),导致1幢平房没有了1号这一户。这次疏浚也形成了如今黄埔路4号这一段玉带河的格局。

如果说这一次是有记载的首次疏浚工程,在我居住的时候,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玉带河又进行过第二次疏浚施工。我目睹了全过程。这次疏浚,完全是靠人工开挖淤泥,把大量挖出来的淤泥由人工挑进4号院内,平摊在7号平房到1幢平房之间的空地上,晒干。直到疏浚工程结束后,大片散发着臭味的淤泥还平摊在院内,没有人过问。

估计是4号院内的某位居民给有关方面写了投诉信,某一天,一张清理淤泥的告示张贴在了传达室的墙上。不久,影响了居民数月的淤泥终于被清理走了。

第三次清淤工程记不清时间了,好像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末。这一次清淤,还休整了沿河的河堤,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个模样。

每次清淤都是治标不治本,用不了多久,河水的颜色又变黑了……

去年,南京市制定了“水十条”行动计划,2017年全市要基本消除黑臭河道。玉带河的疏浚又一次展开了。

今年3月,玉带河段开始截流,使用的是高压水枪冲洗淤泥,全天24小时连续作业,5月15日全部完工。

如今的玉带河重

作者  | 2017-5-31 22:22:44 | 阅读(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变化中的黎里

2017-5-28 21:46:20 阅读486 评论1 282017/05 May28

虽然祖籍是苏州吴江的同里镇,然而去吴江黎里镇的次数却远超同里镇。

与同里相比,黎里尚不为多数人所知。毕竟它还在开发之中。我写过很多篇关于黎里镇的日志,包括它开发建设中的变迁,原因就是那些年几乎连续去了三次。

最近的一次去黎里是在2014年2月22日。那时,镇上的老街已全面开始“恢复”。我还记得当时老街上有人对我说,这里要完工,还要三四年。有一位大嫂还高声说道:“起码要六年!”

如今,三年已过,黎里镇究竟怎么样了?

其实去年以来,几位小朋友不断地在朋友圈里发出拍自黎里老街的照片。他们用艺术的视觉,将老街的新貌展现在我的眼里。当时我就想以此续写黎里的变迁,叮嘱他们回家时多拍些照片发给我。

今天,外甥女婿又发了一组照片,趁着端午小长假我还有些空闲,赶紧写一篇日志与大家共享。

之前从他们那里了解到,老街已恢复了不少建筑。假如我再去的话,一定会有陌生感。

与其它热门景点相比,黎里的名气尚有待提升,前去的外地游客还寥寥无几。其实,现在这个时候才是前往游览的最佳时机。我是最怕人——从——众,清静且不拥挤的地方是我最为向往的旅行目的地。所以希望大家趁着这个时候前往黎里游玩。

外甥女婿发的照片里有几张当地特产,比如摊锣饼,比如麦芽塌饼,比如套肠面……;另外还有苏式绿豆汤,青团子,还有那几只肉粽——虽然我不吃肉粽,但得知那几只粽子是他们的邻居自己包的,由衷地感动。

摊锣饼成了名副其实的怀旧小吃

麦芽塌饼

邻居自己包的肉粽,包裹的是和谐与幸福

作者  | 2017-5-28 21:46:20 | 阅读(486) |评论(1) | 阅读全文>>

在仪征喝酒

2017-5-25 22:58:02 阅读13 评论1 252017/05 May25

本文初发于2011年11月5日,不幸于去年10月莫名其妙的被封禁。今天删除两个字,重新发出。

过去我一直认为,过了长江就是苏北了。而真正去苏北还是在2002年,从这一年起的几年时间内,我一下跑遍了整个苏中苏北。

长江以北的男人爱喝酒,各个地区的饮酒风俗虽然不一样,最终目的却是一个:把你放倒!如果你的酒量不行,千万不要陷入他们的饭局中。

在苏北,当你看见那小小的酒杯会给你一个错觉,以为一杯下去不会有事,可那就是一个陷阱。我的一位朋友过去在苏北地区搞销售,有一回到了某地,客户盛情款待,开席就是三杯酒下肚,然后再轮番敬酒,最后支持不住了。再后来,又闯进一个酒宴,吓得赶紧找借口出门买票逃回南京了!

我极其厌恶烟草,酒还是能略饮一点。我向来对白酒没有好感,认为没有什么营养成分,所以基本不饮。夏天喝一瓶冰啤酒,冬天喝一点干红,其乐融融。我第一次醉酒是在1988年的北京,被几个热心朋友在啤酒中偷加了白酒而中招。再后来,我倒是又醉过几回,不过都是因为年轻硬充好汉导致的。在我加深了自我保护意识之后,再也没有醉过酒了。

也算幸运,出门在外,我都会被单位里的同事保护着,不用我张口,“他不能喝酒”的宣传语就传达了出去。因此,多次在苏北吃饭,我都幸免于酒祸。

上周四,我到仪征走访客户,中午被客户竭力挽留下来。开着汽车在市区左转右绕,结果跑到了郊外一家刚开业的易圆酒店。仪征算是苏中,可是在座的多数是苏北人,那架势着实让人心慌。我的面前放着三只大小不等的酒杯。最大的是饮料杯,中号的是白酒杯,算是临时的盛器,上面有刻度,最上面

作者  | 2017-5-25 22:58:02 | 阅读(1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来自远方的眷念

2017-5-22 21:59:20 阅读30 评论1 222017/05 May22

5月20日19:38,手机QQ收到博友解放路4号家园的信息:

“你好!

在家吗?”

我在15分钟后方才看到信息,急忙回复,可是他没有应答。

我不知道他会有啥事情要告诉我,猜想会不会又要让我去拍什么地方的照片。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再次接到他的信息。

原来,5月20日,他又来到南京,当晚就在位于黄埔路上的黄埔科技大厦里的悠仙美地。本来想见我一面,不料手机没电了,就没有再联系我。

这一天,他又去了13幢老房子。同行的还有几个原来4号的发小。原本还要去东边的小河边,不料干休所的大门封闭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进去,留下了不小的遗憾。如果联系上我的话,会告知他,干休所的门在去年12月初改在黄埔桥那里了。

次日,他回到了某某市。

我对这次没能和他见上一面表示出了遗憾。他十分肯定的说: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事情真是会有如此巧合的!2012年5月18日,他从常州来到南京,住在位于黄埔科技大厦里的汉庭连锁酒店,约我在19日去看看残存的13幢老平房。那天,我还约上了博友小毛,三人一起前往黄埔路2号里的13幢老平房。他专门去了那位老先生家,仔细看了老房子的内部。我给他在不同的地方拍了一些照片。看得出,那天他很是兴奋。

50多年前,他在解放路4号3幢平房北侧的留影

50多年后,他又在黄埔路4号院里的大概位置留了影

因为他还有事,在13幢老平房的时间不是很长,然后就匆匆离去。5月20日这天,他要离开南京回某某市。临走前,他又给我发来信息,提出想去4

作者  | 2017-5-22 21:59:20 | 阅读(30) |评论(1) | 阅读全文>>

2017年观影盘点(2)

2017-5-15 21:37:04 阅读46 评论0 152017/05 May15

年初,留学美国的小朋友YuchiPHL通过微信问我对《爱乐之城》的看法。那时我还没有看过,只晓得那是一部音乐歌舞片,不是我迫切想看的题材。

在我的“片库”里,音乐歌舞影片不太多,只记得有《雨中曲》、《国王与我》、《音乐之声》和《歌剧魅影》。我对“音乐歌舞片”类型的电影还是很挑剔的,除非剧情和旋律二者中有一项对我的口味,那是一定要收进的。

《爱乐之城》在去年上映的时候,好评声一片。不过却引发了我莫名的反感,觉得现如今,歌舞片还能拍成什么样的新鲜玩意儿呢?

可当我看完《爱乐之城》,再对比现如今浮躁的国产电影,还有一些好莱坞的高技术电影,觉得《爱乐之城》就是一部完美而纯朴的电影艺术片,完全回归了电影艺术的本质。

《爱乐之城》截图

韩国的《如此美好》也算是一部音乐片。对于我这个年龄层的人来说,尤其对怀旧的题材感兴趣。《如此美好》虽然是部韩国电影,但是其中的某些英文歌我也曾听过,其旋律至今不忘。当美妙的和声响起,配合着剧中人物的故事,注定要触动了我的内心,以至于当晚差点要失眠——强烈推荐!

《如此美好》截图

博友Evamooner5月13日在朋友圈中写道:……下午抽空陪老公去看《摔跤吧爸爸》,虽然我已经第二次看了,最后电影院的灯亮起的时候,我和老公面面相觑,发现对方都泪流满面。

的确,印度的电影超越了我们,《摔跤吧!爸爸》更是把国产电影摔了一个大跟头!

《摔跤吧!爸爸》截图

有趣的是,我看的两部法国电影,片名都有阿黛尔。

法国著名导演弗

作者  | 2017-5-15 21:37:04 | 阅读(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年观影盘点(1)

2017-5-14 15:18:59 阅读21 评论0 142017/05 May14

最近的琐事比较多,本应3月份就该写的观影盘点一直挪到今天。不妙的是,之前看的电影所产生出的感悟已经有些淡忘了。

以下是今年以来所看过的电影片名:

《赤桥下的暖流》,《低俗小说》,《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比海更深》,《你的名字。》,《血战钢锯岭》,《别让我走》,《太阳之下》,《爱乐之城》,《盗钥匙的方法》,《45周年》,《寻找薇薇安·迈尔》,《阿黛尔·雨果的故事》,《阿黛尔的生活》,《家族游戏》,《罗曼蒂克消亡史》,《海岸情深》,《樱桃的滋味》,《如此美好》,《山河故人》,《神探夏洛克》,《思悼》,《头脑特工队》。

除去前两部是复习,其余都是首次观看。

《赤桥下的暖流》是今村昌平的作品,与它相似的是《鳗鱼》,都是役所广司和清水美沙出演男女主角。3月份的一个周末,我忽然有了想重看这两部神奇电影的想法,于是找出DVD,看了《赤桥下的暖流》。不料当天夜里父亲突发重病,叫了救护车送进医院急救,计划中第二天观看的《鳗鱼》也就没有心情继续下去了。

今村昌平的作品我收藏了不少,《赤桥下的暖流》中的那座赤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倒不是想重温完整的剧情,就是想看看那座美丽的赤桥。

《赤桥下的暖流》截图

爱电影的文艺青年们是无法回避昆汀·塔伦蒂诺堪称经典的《低俗小说》。作为一个老影迷也是同样如此。距离第一次观看已过了十多年了,其中的剧情已完全淡忘了。当DVD碟片在碟机里快速旋转,我的眼睛也跟着其中的人物跑上跑下。说真的,一开始看得我有些不耐烦,但看着看着就越发觉得有趣。回想昆汀之后的许多电影,还都是走的这个套路,追随着他一贯的风格。

作者  | 2017-5-14 15:18:59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首次微信支付

2017-5-13 21:14:57 阅读24 评论1 132017/05 May13

写出这一篇,也不怕大家笑话我的落后。

这几天,多篇网上新闻提到,外国人说,如今的中国有了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表示出由衷的钦佩。

这条消息的真伪不清楚,至少高铁不是中国发明的(更不是韩国人发明的)。歪果仁不应该都有这种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吧?

以前不止一次地说过,我的生活与时代相比,总是要慢上一拍。新“四大发明”中,除去高铁不谈,支付宝是有的,网购也尝试过多次,但始终不记得进入的方法。尤其是付款时,还要拿出笔记本去找用户名和密码。共享单车没有触碰过,使用的是刷卡的公共自行车。博友思水流涟讥笑我说:现在中老年人才会用公共自行车。

智能手机也是迫不得已才买的,拖上好几天才安装微信。登陆后发现,有些小朋友使用的头像竟然是我以前拍摄的照片——好家伙,知道我没有微信,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侵犯著作权啊!

微信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还有抢红包的福利。有一次向儿子炫耀抢到的红包数额,儿子一脸的不屑:你会使用吗?

还真不会用。即使实名制,和银行卡相关联,我还没有一次使用微信支付。

以前就有人预言,实体钱币将来会消失掉。儿子最得意的是出门只拿部手机,不用带钱包。也难怪,网上看到了乞丐挂着二维码讨钱的照片。跟不上潮流,你连零钱都要不到,只能去喝西北风——还得避开夏天,否则西北风都喝不上。外国人羡慕的正是这个便捷支付的方式。

前不久和威能锅炉的代理商谈付款的方法,“孔教授”说,可以微信支付。我说,我的微信钱包里只有一百多块钱,付给你这些就可以吗?小孔哈哈大笑。替我砸墙铲墙皮的小王让我将酬金微信付给他,省得他跑路过来取现金。制作封闭阳台的老板也有这个要求。

作者  | 2017-5-13 21:14:57 | 阅读(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装修苦

2017-5-9 20:34:36 阅读36 评论4 92017/05 May9

2012年夏季,我误打误撞,在现在已是江北新区范围内的某小区买了一套极具升值潜力的房子。去年房价最高的时候,这套房子的市场价在2012年时可以买上二套半。每个听说我在这个小区买了房子的人都直呼我赚大了,然而我都是很平静地回答他们:我不是一位炒房客。

真的很庆幸,我能在那一年买了这套房子。虽然户型不大,搁到现在,我真的没有能力买上一套。以前我总是认为买房子的事距离我很远,那一年的5月初,也就是灵机一动,忽然想到该买房子了。我不知道,那时正好房价开始受控,开发商的房子不好卖,有的已开始降价销售。之前我看的一家楼盘,二期开盘前,开放商甚至补偿了一期业主部分差价。

房子是买给儿子的,甚至是他将来的婚房。因为这个原因,拿到房子后,我不愿意将房子简单装修后出租,宁愿空置了四年半。直至现在,儿子即将研究生毕业,我想给他一个独立的空间。

于是就张罗了近期要装修。

原本想图省事,选择了全包。不料工程还没开始,自己就跑了许多地方,也操了不少的心,最近连博客都没有精力去更新。所谓的全包也不是装修公司包揽一切——真不知以后还会有哪些麻烦的事情出现啊?!

原先住在四号老房子时,根本想不到还有装修一说,基本上都是公家按计划进行着房屋内外的维护,连房间地板的重新油漆也是整个院子里统一实施。即使在二十年前搬进新单元楼,所谓的装修还没有怎么操心,虽然到现在已经很旧很过时,却还能习惯于它的“简陋”。

现在知道了,如今的装修就是一件自虐的事情。等干完了这一“票”,以后能不做还是不要去做吧!

4月18日,我用手机拍摄的小区内景

作者  | 2017-5-9 20:34:36 | 阅读(36) |评论(4) | 阅读全文>>

午朝门公园里的木绣球花

2017-4-29 14:27:15 阅读17 评论0 292017/04 Apr29

认识木绣球这个花名,是近几年的事情。而知道有这种植物,则是我在马标幼儿园时期(这一段经历,在前几年的日志里有过描述)。而从此后的数十年时间里,我再没有见到过。

十多年前年,我从马丁·斯科塞斯的《纯真年代》里再次看到这大朵的白色绣球花,竟然一下呆住了……

更让我没有料到的是,2010年5月1日,这种十分温馨的花朵,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午朝门遗址公园里大片地盛开着——之前,我是一无所知。

至此,每年我都要前去观赏。

绣球花有木绣球和草绣球,我更偏爱这种长在树上的木绣球,甚至觉得绣球花前面的“木”字反倒是个累赘,直呼其为绣球花岂不是更好?

本月初,朋友去午朝门公园里拍摄了几张尚未盛开的木绣球花,发在朋友圈里。绿色的球体,透出绿色的娇嫩,惹得小米也忍不住下午就从江北跑了过来。

由于本月我忙于家事,延后数周才去欣赏。而此时,绿色的娇嫩已转变为雪白的花朵,在阳光的映衬下,散发出刺眼的色泽。

今年观赏花的人多得超出我的想象,几乎将这数十株木绣球树团团围住(2010年5月,这里却是少有人问津)。原本就不太好取景的花朵,要想拍出满意的画面,只能是“见缝插针”,果断地按下快门。

这就要我耐心再耐心了!

原本木绣球与遗址公园里的石础能够形成别致的画面,可惜我还是没有完全拍出其中的神韵。

唉,谁让今天是周六呢?

朋友看到我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照片,客气地点了一个赞,然后点评说:其实,木绣球还是绿色的要更好看一些。

好吧,明年我会提前行动的!

作者  | 2017-4-29 14:27:15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黄埔路上的“解放路桥”(续)

2017-4-7 21:15:49 阅读38 评论1 72017/04 Apr7

博友小毛提醒我,“解放路桥”应该是指靠近4号院大门附近,横跨玉带河的部分(类似涵洞)。

这是正确的。

这座桥应该是民国时期兴建黄埔路的时候造的,时间大约在1931年前后(待考证)。只不过现在很难在黄埔路上看清桥的存在。要想看清桥的面目,必须身处黄埔路4号院内,还有军区总医院内。在这段延伸出去的人行道建设之前,能看清楚地看到玉带河由此转弯进入内秦淮河道。因此,铭牌应该挂在那里才合适。

自1949年以后,近四十年的时间内,这里就是解放路。而现在的解放路,则是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条错误的被称为解放南路的马路,也仅是本世纪内的产物。最南端的解放路桥,建筑时间也就是近十来年的事情了。真要命名的话,后者还真摊不上叫“解放路桥”。

我把照片发给博友“解放路4号家园”,他笑说我应该“写信给《金陵晚报》。”我回答说担心会被摘牌。

两座桥重名的事情,但愿没有人在媒体上提起,毕竟我希望这块铭牌能长期保留下去。

“解放路桥”应该在最前端

这一段才是真正的“解放路桥”,玉带河水由此转弯,进入内秦淮河系,铭牌应该挂在这里

从总医院内看“解放路桥”

作者  | 2017-4-7 21:15:49 | 阅读(38) |评论(1) | 阅读全文>>

黄埔路上的“解放路桥”

2017-4-4 16:05:32 阅读43 评论3 42017/04 Apr4

2010年10月的一天,一位中年男士来到了黄埔路4号。此行的目的是要看一看41年前熟悉的家园。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十分感伤,童年的印记已消失不在,甚至黄埔路边的那条小河也更加狭窄了。

回去以后,他以“解放路4号的故事”为网名,开了网易博客,记录41年前这里的人与事。之后又改名为“解放路4号家园”。

2011年4月,我与他取得了联系,尽我的能力给了他一些帮助。有一次,他问我,为什么黄埔路边的那条小河变窄了。他童年的记忆中,小河远比现在要宽一些。

我拍了照片,给他做了解释。

本世纪初,为了加大黄埔路的车辆通行能力,将原先的慢车道移到了人行道上。这样一来,到了路北面的小河边,人行道的宽度不足以承担慢车道和人行道的职能。想来中国人是勤劳智慧的,施工人员想到了将路面向河道延伸。为了不使河道变窄,利用架桥的施工方法,解决了这一问题。

他看到我拍摄的照片,恍然大悟,夸赞这个方法真是奇妙。

我曾经花费几年的时间,拍摄过这一小段人行道和慢车道的春夏秋冬,使得更多的人也能欣赏到它的美丽。

今天,我路过这段人行道,忽然发现栏杆上挂了一个金属牌子,上面有四个字:“解放路桥”。

近年来,有关方面已给南京市许多不知名的老桥和新桥挂上了铭牌。比如黄埔路附近的“竺桥”和“庭市桥”。眼下,新的铭牌也挂在了黄埔路上。但是,称这一段的人行道是桥有些牵强,毕竟它没有跨越某一个障碍,而是依附岸边的人行道延伸出去的。

命名它为“解放路桥”的人还是知晓一些黄埔路地名的变迁,好歹没有将它命名为“黄埔二桥”。这真要给他点上一个赞!

作者  | 2017-4-4 16:05:32 | 阅读(43) |评论(3) | 阅读全文>>

参观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

2017-4-3 22:44:43 阅读24 评论0 32017/04 Apr3

在南京紫金山的北麓,有一个抗日航空烈士墓,始建于1932年8月,首批入葬的是在一·二八淞沪抗战等战役中牺牲的三十余位航空烈士。南京沦陷后,墓地遭到了破坏。在1985年纪念抗战胜利四十周年时开始修复,逐渐形成了如今的规模,建立了纪念碑、塑像和纪念馆。园内的三十座黑色纪念碑上,镌刻了中、苏、美、韩共三千三百零五名抗日航空英烈的名字。

许多人知道这个纪念馆,还是通过齐邦媛女士的《巨流河》。其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张大飞的名字就镌刻在左侧第二排第二个纪念碑上。我在阅读完《巨流河》后,就很想去纪念馆瞻仰一番。

1999年5月的一天,齐邦媛女士来到了这里,找到了编号“M”的黑色纪念碑。她写道:

这一日,五月的阳光照着七十五岁的我,温馨如他令我难忘的温和声音。——到这里来,莫非也是他的引领?如一九四六年参加他殉身一周年纪念礼拜一样,并不全是一个意外?

在清明节的前一天,我来到了这里,并不是为了单纯的去找到张大飞的名字,更多的是为了向这些航空英烈表示敬意。

之前就听说纪念馆的参观人数不多,我今天过来,发现并不是想象中的冷清:

一对恋人坐在烈士雕像旁的椅子上,女孩仔细聆听男孩讲述当年的空战故事;

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八九岁模样的儿子来到了纪念碑前,妈妈让儿子先鞠躬,再行了少先队队礼。小儿子还另外行了一个军礼;

一位年轻人也来到纪念碑前弯腰鞠躬;

一些墓碑上摆放有鲜花和糖果……

整个纪念馆区域极为安静,可以用肃穆来形容。我倒是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前来打扰这些叱咤蓝天的英烈

作者  | 2017-4-3 22:44:43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环走象山水库(配乐)

2017-3-31 21:35:01 阅读58 评论0 312017/03 Mar31

2012年5月,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江浦境内的象山水库;2017年3月28日,我再一次接触到了象山水库。这一次才发现,近5年前的那次初遇,我只是触及到了它的一点皮毛而已。

这一天,我环走了象山水库一整圈。

因为提前获悉要停电半天,公司利用这个机会,组织在岗的员工外出踏青。徒步象山水库是其中一个内容。大巴车从沿山大道驶向不老村,由此进入到水库区域。

如今,4.6平方公里的象山水库被老山风景区称为“象山湖”,沿湖新建了环湖绿道。眼下虽是初春时分,放眼仍可见盎然的春意。

象山水库是一个安静的景区,吹一声口哨,也能引来鸟儿的回音。甚至冬泳者的划水声都能够听到。

象山水库不是很大,不着急赶路的话,环湖一周所花的时间也仅需一个小时(包括拍照和歇息)。这对于想轻度锻炼的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果邀上亲朋好友去旁边的不老村度假,顺便来此徒步环行,也是极好的放松。

结束了环走象山水库,我也暗下决定,以后还会来此一游,最好是四季里都能走上一回。我相信,不同季节里的库区风景,一定会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作者  | 2017-3-31 21:35:01 | 阅读(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江苏省 南京市

 发消息  写留言

 
E-Mail jinlinglq@163.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现在时间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