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linglq的博客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日志

 
 

那些年,解放路小学的老师们  

2012-03-02 11:01:44|  分类: 难忘的解放路小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有太多的老师让我们敬仰与惧怕;如今,也有太多的老师让我们追忆与思念。

我的记忆不是太好,尤其是在记人名上面表现最差。虽然我叫不出多数解放路小学老师的名字,但是只要能记住他们是我的老师就行了。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忘记了很多曾经教过我的老师。

那些年,解放路小学的老师们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看了许多校友的回忆,我发觉,其实这些老师大多都教过不同的科目,因为他们都是些师范学校毕业的优秀毕业生。比如戴耀增老师就教过数学、语文,到了我进校门时,他已是一位专职的体育老师了。

张明文是多数校友回忆往事时说的最多的一位老师。给我的感觉,他就是一位很文雅的老师,对学生非常的亲切。他的美术功底很好,至今让他的学生们终身难忘。比如博友刷陀螺就回忆说:“一号楼和二号楼的墙壁上,一楼窗户旁黄色部分,1967年当年张明文老师画了单线描的毛主席全身像,黑色的线条,穿红军的军装,每幅画陪句毛主席的诗词,大概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我们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张老师还给我们讲了创作过程。我到了西北的小学还在炫耀张老师的画,说你们根本就没有看过画的好的画。”还有许多校友回忆说张老师还会织毛衣。据张老师自述,他是1960年进入解放路小学的,校友们回忆他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直至在解小退休。我现在就是记不起张老师究竟有没有教过我美术。按理说,一所小学校是不会有两位美术老师的。问了新联系上的同学,也都没有了印象。即使他没有教过我,按他的美术功底,我当年在学校的美术兴趣小组时,指导老师也应该是他了。张老师长期住在学校里面,前几年才搬出校园。

我在《意外出现的戴耀增老师照片》一文中说过,戴耀增是一位对男生较严厉的老师,也曾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网友huangheqing2000回忆说:“戴耀增老师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文革时,有一次押我父亲到太平门外的玄武湖大队,用三轮车给在那里劳动的学生送农具。被押送的骑车,押送的坐车,这是谁都知道的常理。出了学校大门左转向东走河边小路,再一转弯向北看不到学校大门了,路上也没有人,坐车的戴老师对骑车的我父亲说:老黄,我来骑。那时候,没人称我父亲为老黄,都是叫‘叛徒’。他以为听错了,没啃声,继续骑,戴老师又说了一声,这次我父亲听清了、楞住了!戴老师边换下迷迷懂懂的他,边说:我年轻,你年纪大了,要自己注意身体!在那时,对专政对象关心是要有胆量的!有可能付出极大代价的!他们一路交谈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直到快要到目的地才换位。这秘密一直到文革后,父亲才说出。” huangheqing2000的父亲就是解小的老校长黄顺毅。

博友一缕轻风回忆戴老师时说:“戴老师开始是教算术的,而且就教我所在的老宇花四年四班。每到联欢时,同学们必请他唱一首食堂歌,中间有这样的:老头子,今天吃饭不要钱,喜气洋洋上北京……浓郁的家乡小调后隐藏着多少悲惨故事却是我们那时所不知道的。” 博友lv1959说,戴老师还教过他们语文,每次讲课前要先说一个故事以激发大家的兴趣。

教我英语的葛慧英老师和我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她是住在最东边的312号。她家门口的一个石墩子至今还静静地立在院子里的角落里。葛老师年轻时打扮得很洋气,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她的英语发音。那时,我的英语不是很好,有一次我取得了不错的考试成绩,她高兴的告诉了班主任董晓红老师,给了我不小的鼓励。如今,我还是要抱歉的对葛老师说,很遗憾,我的英语现在还是不好!

那些年,解放路小学的老师们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我的同学告诉我,他至今不会忘记音乐老师林静,还有教地理的袁老师。他甚至还能模仿出袁老师的腔调:地球的赤道是……

我还想到我儿子一至三年级时的班主任周叶兰老师。那会儿快有五十岁了,对自己的学生很是严格,口头禅是“魂掉了”!我儿子能有后来的成绩,与她的辛勤教导不无关系。我儿子六年级竞选大队长,她动员所带的班级投票支持。姚小平是儿子高年级时的班主任,小升初时,她还介绍我儿子去金陵中学报名。年轻的大队辅导员杨莉,教低年级的数学老师,一直关心我儿子的成长,后来儿子参加的所有社会活动都是她安排的。吴宝弟是一位资格很老的体育老师,他对自己学生的关爱让我难忘。解放路小学解散后,他还参与了玄武区的体育工作。一些重要的升学方面的体育考试他都是考官。同样,体育老师孙瑜,虽然很年轻,对待学生也有着别样的热情。

闭上眼睛,这些老师鲜活的形象仿佛又浮现在了眼前……


转载:我的老师之——张明文

我的老师之——张明文

一缕轻风

2012-05-29 08:08:28

去年在电视中观看传记片《三个新四军女兵的故事》时,最后意外地见到了张明文的身影。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一个青春飞扬的张老师已成过去!

张明文,男,南京军事学院子女小学解放路小学的老师。在我们升入六年级时,因常老师升职当了教导处副主任,原来教算术的张明文老师就成了我们六年一班的班主任,那时他还是单身,也就二十余岁的样子。张老师身高大概近180,让我这个一米多点的小个子学生,无论何时何地都需仰视他。张老师有这样伟岸的身高,走起路来却如河边飘逸的杨柳,款扭细腰施施然然。和二班汤国栋老师相比,他有身高却少一副浑厚磁性的嗓音。在我的印象里,张老师是个很低调的人。他不象体育老师郭礼柏,每天在操场上划过;不象孙其华、董小红那样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吸引众多注目的眼光;也不象汤国栋老师,一副浑厚的男中音让他出演话剧《青年一代》中的萧继业。但凡是需要他出现的地点和时间,就会有他的身影。用现在的话讲,张老师绝对是全才型的老师。除了精通算术外,还画得一手好画。当美术老师请假,他当仁不让地成了美术代课老师。语文老师有事来不了,正当同学们私下窍喜可以用阅读代替时,随着铃声地响起,走进教室的还是张老师。一次见张老师拿着几枚麻将牌在水泥地上磨着,许多同学诧异地问他这是做什么,张老师神秘地笑着不答。几日后我们看到作业本和测试卷上,盖着鲜红的“已阅”和“优秀”、“良好”等印记,才知道张老师是用麻将牌刻了几枚印章,将原来的全手工批阅,升级到了半自动化作业!更绝的是张老师还会打毛衣,当他用两根竹针在那飞快编织时,惊艳地让那些个小女生们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张老师还是解放路小学“行为艺术”的开创者。小学五、六年级正是同学们分所谓男女界限高峰期。调皮的男生无不在桌子中间划上一道三八线,明确暗示同桌的女生不准越线(其实巴不得女生天天跨线)。早上上第一节课,男生们挤在教室门口谁也不愿第一个进入教室,故做扭捏以示自己立场坚定、男女界限分明。张老师多次批评教育却收效甚微。某日,此情此景再次发生,怒不可遏的张老师让全班女生成散兵队形,排在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上,让全班男生逐次通过。这下正中一帮刚刚开始荷尔蒙发酵的小男生之怀,男生们嬉笑呼啸从个个掩咀而笑的女生身边窜过。40多年过去,每每忆及此事,男生们都会哈哈大笑,此等“福利”后来上学、当兵、工作可都没有过噢!

今年10月,同学们将再次聚会南京,将把这些为我们的成长付出了许多心血的老师请来。见着张老师,我一定会向他致以最诚挚的问候,祝他健康长寿!还要将他拉到一旁悄悄地问他,当年同学们都以为他和那位美术Z老师……(大家都懂的),后来怎么就没成啊?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