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linglq的博客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日志

 
 

我的六 · 一  

2011-06-17 15:17:32|  分类: 往事忆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目为什么不写成《我的六一儿童节》呢?因为已经不是儿童了,但我仍然将它作为一个节日来过。

在今年的六一儿童节之前,我就收到了朋友提前的祝贺。想想也是童心未泯吧,一帮成年人提起儿童节也挺滑稽。毕竟这都是儿女们享受的专利了。也有例外,比如我侄女他们一帮年轻人,从高中到大学还保留着过儿童节的习惯。侄女说过:你要一直在过年时给我压岁钱噢!也许是怕长大,担心将要承受的压力吧。

说到过节,早一阵子儿子就在盘算:六一儿童节那天是星期三,星期三下午平时老师都有事,今年的六一我们一定放半天假。可是,儿子还是失望了。当天下午,他还是像往日一样迟的放学回来。

以前说到现在的孩子和我们那时比较,真是幸福。其实,从深处讲,各有各的幸福,也各有各的无奈。六月二日早上我收到朋友转来的邮件,内容是描绘八十年代以前的孩子玩过的游戏的漫画,一下子引起我内心的情感波动来。那些漫画上的游戏我都玩过,并且都记忆犹新。

那时,大人们是从不管我们的游戏的。课余生活完全是自娱自乐。印象中,父亲只给我买过一只能打响的木头长Q。对我来说,那可真是如获至宝!连睡觉都放在枕头边。可是在一次奔跑过程中不幸摔断了Q管。事后,爸爸给接了个硬塑料管。正好,我用木头削了个刺D插进塑料管,再用白纸做了面日本膏药旗糊在上面。于是,玩打zhang游戏时,我便成了被追ji的对象。我儿子也很喜欢玩Q(男孩子的习惯)。他小时候最不喜欢毛绒玩具,你要是给他,一定会摔得老远。唯独Q 成了他的最爱。我还记得他小时候自己装扮成黑猫J长的情景,真是有趣。如今大了,仍然喜欢玩Q。每次期末考试成绩比较满意时,他就会用零花钱买一只心宜已久的玩具Q犒劳自己。睡觉时也是放在枕头边,或握或抱在胸前。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放风筝也是我们的一件大事情。放风筝都是在春天的时候。我们一帮人会找来竹竿,削成细细的竹篾,用细铁丝绑成方形,糊上白纸,再接上纸做的长长的飘带,等干了去放飞。记忆中,没有哪个人的风筝能真正放上天空,但每年我们都乐此不疲,就像是每年候鸟必定要南飞一样。在我儿子这时候,如果要放风筝,只管去街边买就是了。印象最深的是我带年幼的儿子拿着买来的风筝去军区大院。说心里话,那次我是没有底,担心放不上去。我将风筝交给儿子,说:你放放看。看着儿子举着风筝在草地上来回奔跑,我也忍不住有了放飞风筝的念头。我从儿子手里接过风筝,于是就有了儿子在作文中的如下描述:我把线交给他,只见他一会儿放线,一会儿收线,风筝似乎冲向云端,一米宽的风筝现在看只有胶水瓶大。这时,强风又来了,差点把风筝吹到了树枝上,爸爸胸有成竹,把线一弹,风筝又飞上蓝天。” 哦,这可是我第一次将风筝放飞到天空,并且是那样的高。那一次,不光是在儿子面前露了脸,也让我了却了儿时的一个梦想吧!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小的时候,很难得到物质上的满足。那时候我们只能自寻快乐。吹泡泡是一件快乐的事。我小时候会用漱口的杯子,放进肥皂水,或者干脆放些洗衣粉,再将圆珠笔的塑料笔杆取下,在杯子里一阵搅拌。然后跑到屋外和别的孩子比着吹。看着大小不一的泡泡在空中发出五彩的颜色,真是无比的幸福。后来,看见有人在马路边卖吹泡泡的玩具很是惊讶:“这也能当商品卖?”是的,现在的孩子获得一样玩具就是这样的简单。可是,他付出钞票换来的东西,得到的快乐却并不比我们多!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童年生活中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在夏天的夜晚讲关于gui的故事。那时,我们是越害怕也就越要听。院子里任家的妈妈因胃癌去世了。于是,我们之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他妈妈在还活着的时候,有一次在他家的走廊里遇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国民党军官,拦住他家的门,不让她进去……老天,我们住的就是国民D时期盖的房子啊!很长一段时间,晚上乘凉,我们都不敢一人回家。还有,我们居住的黄埔路(当时叫解放路),以前是很安静的,那里还靠着军区总医院的长长的围墙。在黄埔路的中段有一个不轻易开的旁门,我们知道那里就是医院太平间的所在。于是,到了夜晚,那个区域就成了我们的jin区。有趣吧?!如今,我儿子面对的恐怖故事只有在DVD里找到。不过,他却是在我每天晚上的童话故事声中长大的。

玩泥巴是男孩子的专利(女孩子们只能靠边站去)。那时候,河边的斜坡上有黄泥巴。而黄泥巴是“上好”的材料。我们会取来大堆湿润的黄泥,用水和了,再砸匀,制成各种形状的玩具。最多的是坦K和汽车。完成后会带回家让它晾干。而结果却是因干燥而龟裂了。这很是让我们头疼。与玩泥巴相近的游戏是玩沙子,现在还能看见很多小孩子在玩。这倒是男女孩子皆能玩的游戏。但往往是灌了一鞋子的沙回家,讨来父母的一顿责骂!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折纸飞机是所有手工活动的一部分。其实,不光是折纸飞机,我们还能用纸折出很多花样来。像手Q啦、军舰啦、坦K啦、火jian啦……对了,还有动物,像千纸鹤、青蛙,我就曾经自创过一种叠纸青蛙的方法。折火箭,是要用牛皮筋射向天上的。我敢肯定,我们给清洁工人制造了不少麻烦。但也能肯定,手工游戏也造就了许多未来的艺术家!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捉昆虫。我小时候也是顽皮。夏季里,小河边,树丛旁,无不留下我们不知疲倦的身影。我主要是捉蜻蜓、天牛、蚂蚱、金龟子、知了和萤火虫。扑蜻蜓,只是喂家养的鸡。抓天牛,是要试试它锋利的牙齿。捉蚂蚱,是那种个儿小的青蚂蚱,抓它是要捏住它的两条有力的后腿,让它给我磕头。

    逮知了,是要看它怎样脱壳和鸣叫的。知了从沉睡了几年的洞穴里爬出来羽化通常是在夜晚。于是,我们一帮小孩子就会不顾蚊虫的叮咬,在夜晚的时候打着手电去寻找。那时候,院子里有许多大树。清晨,你会在树杆上发现许多知了的空壳,偶尔也会碰见正在羽化的知了。这时,你就可以轻易地逮回家去。一般我是将它挂在蚊帐上,然后静静地看它蜕壳。刚出来的蝉通体发白,过一阵子,它的颜色就会加深。再后来它就能在蚊帐里乱飞了。如果是公的,我就很开心。因为能让它鸣叫。可要是只母的,就很让我沮丧。当时,院子里有许多来自北方的部队家属,做母亲的会将没有羽化的知了放进油锅里煎炸。很快,知了会被炸得金黄。我是没有胆量吃的,只是张着大嘴吃惊地看着。但是,会飞的蝉是不容易捉住的。很多时候我是用皮弹弓将它从树上射下来。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那时候,我要是能逮住一只金龟子可是一件开心的事。金龟子,一般是叫它金蛄螂。抓住它,就要找来一根棉线拴在它的小脑袋上,然后让它飞。倘若它不飞,那就会用手指轻按住它金灿灿的身体,嘴里念叨:“金蛄螂,银蛄螂,你要是不飞就是臭蛄螂。”要是还不飞,就要捏住棉线不停地在空中甩开来。如果再不飞,那它离S也就不远了。奇怪的是,蟋蟀我是不大玩的。一般只是看看别人养的。相反,对于制作斗蟋蟀的小草倒是很感兴趣。

还有养蚕。养蚕的经历不多。因为那只是姐姐的喜好。姐姐会将蚕放进纸盒子里,再蒙上桑叶。蚕生长的很快,不久就会结茧。最开心的是遇见彩色的蚕茧。可是,养蚕的乐趣仅限于它最后的结茧。当蚕的成虫咬破蚕茧出来产籽的时候,也就是让人讨厌的时候了。我正二八经养蚕还是因为儿子的缘故。一共两次,分别是在他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说起来是儿子养,可是他只是兴趣来的时候瞅两眼,而养护工作就全落到我的头上了。这时养蚕,最大的烦恼是如何取得桑叶。因为,院子里的桑树早就不在了。

夜晚,院子很多地方能看见萤火虫。其实,我实在记不清它长的是什么样子。因为白天它是不发光,或者说是看不见它发光的,所以在白天是认不出哪个是萤火虫。而夜晚,萤火虫甚至能飞进家里来。我喜欢将他们捉来放进玻璃瓶中,仔细看着它们发出的微光。可奇怪的是,到了白天,它们大都会死去,完全没了形状。如今,城市里的孩子是没有福气看见萤火虫了。他们要么去远离城市的乡村,要么是从《再见萤火虫》和《假如爱有天意》等影视片中去感悟了。

儿时有好几种关于玩手的游戏。其一是用玻璃丝套在手上,另一人再接过去换成另一种形状。规则是从简到繁,直至对方失败为止。其二,是打响指,或者是捏着手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其三,就是在暗处,双手交叉变出各种动物的形状,借助光投射到墙上。对于这个游戏,我有着明显的优势。因为我家里有一本五十年代出版的苏联书籍《怎样做手工》,里面有一章节就提到怎样用手投射出动物形状。

画“丁老头”是小学四年级时候的事情。我们的口诀是这样子的:“‘丁’字不出头,两边挂油球,三天不喝水,四天不吃饭……”那时候的课间活动就是这样了。除了“丁老头”,还有一种画法,现在还能画出来,但口诀已记不清了。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儿时的冬天,印象中是寒冷的。记忆中,每年冬天都要下大雪。作为孩子来说,下雪是件快慰的事。除了能打雪仗,还有滑雪的乐趣。打雪仗应该是男孩子的喜好。但有一次却是和女生交了次手。记得那是上小学的一年大雪后,体育课是不能上了。但体育老师忽然提出让男女生出去打雪仗。这可乐坏了我们这帮公鸡头。结果可想而知,女孩子们全部躲进了厕所……滑雪本应该出现在北方。但我们也玩,只不过方式不一样。我们是将小木凳子,分别钉上两根竹片,竹片的前方还要用火烤成弧形。这时候,我们就会将它放在雪地里,或推或拉,在雪地里驰骋。有时候来不及做滑雪板,哥哥干脆将家里的长条木凳搬出来,翻倒,让我蹲在上面推。那也是一样的快乐!

滚铁环是我们冬季里玩的游戏。我最得意的是没有依靠哥哥,自己就做出了整套器械。那时,院子里是水泥方块做成的路面,当我欢快地推着铁环奋力地奔跑,铁环发出当当的声响时,心里那个美呀,绝不亚于我儿子当年玩踏板车的感觉!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如今的孩子在夏天,会躲在空调房里吃冷饮。我们呢?那时家里有台电风扇就很了不起了。记忆中的暑假是这样过的:手里摇着纸扇(像《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那种可折叠的),吃着炸好的炒米或者苞米花看小人书(家里很多,至今还保留着);拿着家长给的一毛钱去军区大院的冷饮部打一瓶冰水。那冰水用现在的眼光看决不是好东西,绝对是用“三精”兑成的。但在我们的眼中,它却比西瓜还要消暑。我至今还记得我穿着小背心,拎着水瓶,顶着烈日,行进在大马路上的情景。那时真是一头的劲!

还有吃野果。以前我写过这篇短文,这里就不多说了。但让我惊讶的是桑椹之类的东西如今也成了儿子眼里的稀罕物。凡事都应该有它的乐趣。当儿子吃着我们削好皮,并且切成片的苹果时,他的乐趣在哪里呢?我不知道!但他面对的是日趋繁重的学习上的压力。而我们,却只能对往事进行着回味。

我的六一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童年时对于电影的记忆,除了露天电影院,就是幻灯片了。记得小学一二年级时,每逢六一儿童节,学校整天都是游戏活动。每个学生发一张油印的票券,上面印有游戏的项目。如果哪个项目玩过了,老师就在上面划个勾。每次,我都是先去设在二楼的幻灯放映室(平时是教室)。放映室里架着银幕,放着几排小椅子,窗户用黑布蒙着。印象中放映的无非是《草原英雄小姐妹》、《半夜鸡叫》和雷锋的故事。老师一边放映,一边讲解着故事内容。形式很简单,却深深地吸引着我们。我还记得有这样一个片子,内容是50年代的事情,讲的是一个无人售书店,一位少先队员没有付钱就拿走了一本心爱的图书。后来,(良心发现)他开始醒悟,主动将应付的钱补上……

可是,每次放映的幻灯片的内容都不一样。这很让我犯难。就去和别的同学商量,拿他们的票再去观看。可是这往往很难实现。于是就有了自己动手制作幻灯片的念头。我找来玻璃片(那是别人切割下来的废料),擦干净,用毛笔临摹连环画的内容,画在上面。再找来一个牙膏盒和一个较大的纸盒以及一个手电筒。将牙膏盒套在纸盒上,插上玻璃片,点亮手电筒,将画面投射到白墙上。由于电筒功率的缘故,投射在墙上的画面不大,可也让我很是兴奋。这就是我最原始的家庭影院了!

有了所谓的影院,也就有了炫耀的资本。很快邻居家的孩子知道了我的“秘密”。我也干脆将这些东西搬到小朋友家,也制作了一些票券,送给“顺眼”的人,玩起了看电影的“家家”。小朋友中有一个女孩我们不太喜欢她,结果她没有票,不能进“影院”。于是她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搞得大家情绪都不好。

儿时对于植物的概念,大多局限于大家种植的瓜豆等农作物。印象最深的是扁豆、蚕豆、丝瓜。至于花类植物,最常见的是凤仙花,地lei花(紫茉莉,果实像地lei),还有牵牛花。月季花也不少,但它好像不像现在那么容易开花。有花也就会有虫类。在那些植物上,最常见的是刀(螳)螂和蚂蚱。当然也有蜜蜂。记得发生在一个玩伴身上的笑话:我们经常逮蜜蜂,说是吃它屁股里面的蜂蜜。有一次,这位伙伴逮住了只大蜜蜂,也许是太心急了,竟然没有将屁股上的刺给拔了,直接就送进了嘴里。结果可想而知,他的嘴上很快就肿胀了起来,全没了往昔的形象。害的他那在隔壁801厂工作的妈妈跑回来带他去医院。说起他的这位妈妈可是了不起,一个上海人,竟泼辣得要命。她丈夫是南京市杂技团的著名魔术演员,可夫妻两人的感情一直不好,三天两头打架,闹得满院子里是鸡飞狗跳。

说到花,就要说到蝴蝶。那种美丽的蝴蝶不常见,即使有,也只是单个的在飞,全没有现如今《两只蝴蝶》那样的浪漫。最多见的就是小的白蝴蝶。现在知道那是种祸害蔬菜的害虫。那时我们特调皮,喜欢用和它大小差不多的白纸片拴在细线上拉着跑。这白蝴蝶也够花心的,也不弄清楚就跟着飞,有时甚至会跟上好几只。啊,那种快乐的劲头是无法形容的!

我对牵牛花的喜好很深,因为只有放暑假的时候才能看见它。牵牛花开了,快乐的暑假也就来临了。可惜它开放的时间太短暂。我自己也种它,可是品种不好,是那种只开小朵的蓝色花。对于邻居家的大朵的红色花我近似于嫉妒了。

地lei花开的时候,也是秋天来临的时候。到这时候,无论是清晨还是傍晚吹来的凉风,总会带来它的清香。那时的我们是那样的天真,对于一切新鲜的事情总是那样的好奇。我们会摘下它的花朵,将它的花茎轻轻拉下,只剩几根细丝连着紫红色的花朵,然后每只耳朵上挂上一只,活像女孩子的耳坠。现在的男孩子不知会不会这样做了?

我们的游戏活动中一个最重要的项目就是玩铁丝制作的弹弓Q。那时我们很“皮”。看露天电影时,口袋里总会装上许多纸叠的zi弹。然后早早的来到放电影的操场,占据一个尽可能靠后的位置(最后面是解放军战士的位子)。当电影放映时,四周是一片的漆黑。这时的我们就会向前面发射纸zi弹。说实话,被纸zi弹打中也是疼得够呛。于是,场地的前方就会传来哭喊声和谩骂声。有时会有家长根据“弹道”,怒气冲冲的跑到后面发泄怒火。我也曾被zi弹击中过,当然我的zi弹也击中过别人。这就是我们当时生活的一部分。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时的我们过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吗?

啊,现在我还能回忆我那快乐的童年,还能咀嚼着童年生活的甜蜜。我在想,再过几十年,现在的孩子有快乐的童年值得他们去回味吗?

许多东西可以等待,童年不可能等待,童年是短暂的,童年只有今天,童年没有明天” ,当我看到某个幼儿园墙上这样的文字时,不免要感慨一番。其实,当我们快要年长的时候,更应该有着别样的童心。这对我们的身心都有好处。我喜欢孩子,乐意和他们交往。其实,这也是在展示我年轻的心。我的外甥在我生日的酒宴上这样说:祝小舅舅生日快乐!你们看他还像不像四十岁的人啊?我的心里真是快乐。我的头上早已有了白头发,理发师傅每次都问我:焗个油吧?” 我都是摇头。他哪知道,我就是要靠这些白头发来给我撑撑门面哩。

看着朋友和儿子去欢度节日,我也只能自我安慰:我要过一个有意义的六一儿童节!

不急,明年还有六一!

 

200565初稿

200568修改

2005614续写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jinlinglq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7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