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linglq的博客

不为别的,就是想把生活点滴记录下来……

 
 
 

日志

 
 

解放路四号的记忆:夏  

2011-11-11 13:43:11|  分类: 黄埔路的变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的四季非常分明,最喜欢的还是秋季。不过,在解放路四号时期,最喜欢的还是夏季,因为夏季里有着长长的暑假。

过去我都是跟在姐姐后面跑,是一根甩不掉的小尾巴。长大一点后,就是自己找小伙伴玩了。但是夏季的南京太热,多数情况下还是躲在家里玩。

那个时候,家里有电风扇的人家不多,所以我们晚上都是在外面乘凉。大人是一把竹椅一把蒲扇,还要搬张床出来让小孩子睡在上面。我家搬出来的是一张单人的竹床面,是从糖坊廊61号带来的,用得时间久了,整个床面通红,另外还要搬出两张长条凳做支撑。这两张长条凳都是公家的,其中一张还是非常特别的三条腿。

乘凉的时候,我和姐姐达成协议,她给我扇十下扇子,我也给她扇十下,轮换享受。有时候我会赖皮,快速扇十下了事。

说到扇子,除了常见的芭蕉扇,还有一种铁皮折扇让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种黑铁皮做支撑的纸扇,翻开来是完整的扇面,合上去就可以随身携带。七十年代正好流行这种折扇,我们家就有好几把。姐姐还会在上面洒上花露水,扇起来特别好闻。

解放路四号的记忆:夏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解放路四号的记忆:夏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颇具怀旧意味的铁皮折扇 

那时候的夜空真是清澈,漫天的星星分外清晰,不时的还能看见有流星划过天空。我们躺在竹床上会念儿歌:“天上星,亮晶晶,我在大桥望北京。望到北京**门,毛*席是我们的大救星!”

晚上乘凉,邻居们会拉家常,说故事。哥哥是学校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成员,会几种乐器,他会把小提琴也显摆出来。有一回,他还和32号的刘家二哥一齐拉了一段《北风那个吹》。

这时候,也是家长训斥孩子的时间。老麻叔会把继刚、继强兄弟俩叫到一起检查作业,不中意就是一巴掌。这时候邻居们就上前劝阻一番。我一年级时,也被爸爸叫住,让我当众口算数学题,他会现编一些应用题,什么一块烧饼几分钱,买多少块烧饼需要多少钱。我那时候怕羞,在邻居们面前就非常紧张,所以经常算错。好在我从未因此挨过打。

解放路四号的记忆:夏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  18岁生日时在家门口的留影(底片冲洗时出现问题,导致照片有缺陷,现在已经我修复)

过去,南京的夏天远比现在热上许多。那时候,我们一帮男孩子三伏天的夜晚会支上蚊帐睡在外面,但是后半夜一般会被家长叫回去。也有睡通宵的,32号的刘家小弟就是这样。解放路四号门口那幢五层楼房是院中建的第一幢居民楼。刘家小弟和住在210号的于家男孩关系很好,有一次他们俩竟然登了这幢楼的楼顶睡觉,后半夜因为“冷得吃不消”又撤下来了。现在我很怀疑他的话。睡通宵是有风险的。有一天的后半夜,突然狂风大作,我从家中的窗户往外看,只见刘家小弟的蚊帐被吹得东倒西歪,他眯着眼睛赶紧收拾床铺往家里跑。

夏季,我们主要是吃西瓜消暑。经常的,院子里还会有卖冰棒的贩子骑着自行车进来。那些极富诱惑力的冷饮被放在一个白色木头箱子里,小贩用一只木块敲击着箱子,嘴里再喊着:“冰棒,马头牌……”其实根本不用喊,循着木块的敲击声,我们早就拿着硬币奔出去了。

还有冰水。冰水是在马标的服务社打的,一角钱一水瓶。有桔子和香蕉两种口味。后来在军区总医院有白冰水打,这是用来打回家冲酸梅粉或者桔子粉用的,价钱要便宜一些,不过我们家从没有买过。

炸炒米是一年四季都有的。每次都是那位大约七十岁的老头推着辆板车,带着炸炒米的工具进入院中。他都是把车停在四号院的中心位置——距离垃圾堆不远的地方,然后弯着腰,背着手在院子里边走边喊:“炸——炒米喽,炸——炒米喽……”老头皮肤苍白,有点清瘦,面部基本没有笑容,似乎一直穿着那件灰布衣服,系着灰色的围裙。只要有生意了,就在小炉子里添上几根柴火,时不时的再洒上一点木炭,一手拉动风箱,一手摇动密封的锅子,不一会儿,火苗就扬起来了。有时他还会停下来,从衣兜里掏出香烟,用火钳子从炉子里夹出一块碳点燃香烟,然后继续摇动。我们一般是用大米做原料,偶尔会炸些玉米粒(叫炸苞芦)、蚕豆,有时也会炸晒干的山芋干或黄豆。炸一锅一角钱,添加糖精的话需要再增加两分钱。若干时间后,老头会站起身说道:“好了!”将锅子从炉火中撤下,转移到板车另一边的口袋处,用一根空心的铁棍“引爆”炒米锅,香味一下就弥漫到四周。刚才还在周围捂住耳朵的孩子一齐涌过来,开心地望着白花花的炒米从布口袋中流出。老头基本上都是一周来一回,因此家中大铁皮桶里的炒米从来没有断过。在知了的叫声中,我喜欢一边吃着炒米,一边看小人书。这样的日子就是现在所说的慢生活吧?

解放路四号的记忆:夏 - jinlinglq - jinlinglq的博客

 如今炸炒米已经很稀罕了

夏季中最烦心的就是大量的暑假作业。多数时候,我都是快到开学了再拼命的赶,可是这样太累,后来有空就做一点,稍微积攒一些在后期做。

邻居的小伙伴们也会出点子玩耍。住在34号的孙旭萍比我大个两三岁,我还在上幼儿园时,她就在他们家住的共用门厅里摆上几排小椅子,召集我们一帮小孩子玩上学的游戏。她会拿出一条红领巾高高地举着,模仿着幼儿园老师的腔调说:“哪个小朋友们表现好,阿姨就给他戴上红领巾!”她还真的从其中选出一位,庄严的给他戴上,没戴上的都眼巴巴地望着。

再大一些,我就和住35号的陈军和陈兵(外号大头)兄弟俩(后来搬到了39号),37号的斌斌和伟伟兄弟俩,还有住214号的章健一起玩。斌斌和伟伟的父亲是南京市杂技团的魔术师,一度伟伟还在他父亲的指导下练习过杂记基本功,不过他后来并没有子承父业。改革开放后,他父亲去日本演出,带回来一个日本传统布偶,摆放在家里显著的地方。他们家还有一把演出用的弯刀,可是刀很难从刀鞘中拔出来。

夏天的四号院,绝对是我们一帮孩子的天下。除了游泳池,东面的河边是我们常去的地方。那时的河边还是土坡,几棵老柳树长得不太精神,长长的枝条伸进河水里引出阵阵涟漪。东面的小河是旁边801厂的养鱼塘,经常会有外面的人进入四号院里偷偷钓鱼,甚至还有人支起大的渔网。有时801厂会有人越境干预,但是往往收效甚微。遇见“翻塘”,河水上涨,向东倒流,大量的鱼儿浮出水面,越过东北角的栅栏,游向西面,整个院子的人都会出动,拿上鱼叉或是捞鱼虫的小网,沿着玉带河两岸站着。“翻塘”是解放路四号的节日,基本上去的人都会有收获。我在大门那儿的水面上就捞到一条硕大的鲫鱼,它正好跃出水面,落在密集的水葫芦上。

每当紫茉莉开花的时候,热闹的夏天也就要过去了。可是我们都没有气馁,迎接我们的,还有灿烂的秋季!

jinlinglq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